中国投资咨询网-中投顾问公司网站-领先的产业研究与产业战略咨询机构-投资咨询|投资网,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!

中国投资咨询网-中投顾问公司网站-领先的产业研究与产业战略咨询机构-投资咨询|投资网

热门关键词: as  �Ƽ¼

沈阳老人 生活状态调查(上)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9-02-12
摘要:860万2011年~2015年全国60岁老人平均年增长数量的大背景; 122.9万,6%沈阳市老年人口数,以及十二五期间沈阳市老年人口每年增速的比率。 中国进入老年社会那天起,养老就不再是一个

  860万——2011年~2015年全国60岁老人平均年增长数量的大背景; 122.9万,6%——沈阳市老年人口数,以及“十二五”期间沈阳市老年人口每年增速的比率。

  中国进入老年社会那天起,养老就不再是一个简单的动宾词组,与其纠缠在一起的不只是全国1.78亿老年人,还有伴随而来的对社会保险、医疗保障及社会伦理等方面的严峻挑战。

  从11月28日开始,我们以不同经济收入的老人群体为例,从养老、文化、健康等方面入手,通过对老年人平常、普通却是他们周而复始日常生活探察,以期反映沈阳老年人真实的生存状况,揭示老龄化与经济高速发展之间存在的矛盾与冲突。

  ■刘玉,60岁,从企业退休,身体不错,每个月和老伴儿有3500元的养老金,有一个女儿在沈阳,老两口的家是一间三居室。

  ■刘中敏,84岁,没有儿女,每个月有1600元的养老金,身体比较硬朗,独自一人居住在一间40平方米的老房子里。

  ■王荣,80岁,从事一辈子文字工作,家庭条件比较优越,两个儿子一个在国外,一个在沈阳,家里有两套房子。

  84岁的刘中敏则被“心事”闹得没有睡安稳,今天,居家护养员会来看望她。抻了抻衣襟,抿了抿头发,收拾整齐的刘中敏坐在床上开始静静等待;

  听辽宁新闻——看朝闻天下——读参考消息,王荣在被上千册书籍堆满的家里醒来,和她一起醒来的还有满屋清雅的兰花。

  三位老人每天的生活都始于清晨6时。虽然背景、职业不同,但她们周而复始日子的缩影,也是沈阳众多老人晚年生活状态的缩影。

  有老伴陪伴的刘玉,每天“转”在超市、体验馆、商场之间;独居的84岁老人刘中敏入冬以来就再没出过门,她打发时间的方式是在屋里溜达;80岁的王荣则会不时地来到钢琴旁弹上一曲。

  老人、丈夫、孩子曾经的生活轴心,变成了现在以“转”为主的中轴线,“转超市,转体验馆,转商场……”每月3500元是老两口的退休收入。

  6时,八王寺街道上一个临街小区7楼,刘玉打开窗户探出胳膊将手中的被单抖了抖,骤然的冷空气让她接连打了几个喷嚏。

  “起了”,叫老伴起床的当口,刘玉在自己这套三居室里进进出出,开窗——叠被——擦灰——扫地——拖地,动作像设好的程序,这是她每天早上的功课,“早饭可以不吃,家里一早一系列的活必须做完。”

  老伴赵宝坤洗漱完,一碗混汤面条摆在了桌上,没让老伴吃剩饭是因为刘玉有件事要求他,“听一堂课给16个鸡蛋,但必须两个人去才给”,刘玉将超市发的听课劵塞给老伴。

  7时20分,拎着一个大布兜,刘玉出门“转”去了,她“转”的目标是离家两站地的一家大型超市,“超市7点半开门,我得赶上第一波。”

  “特价肉、特价蛋、特价油、特价菜”,刘玉视线盯的永远是这老几样,间或在免费品尝的食品前稍作停留。

  “今天特价鸡蛋3.95元一斤,限购2斤,市场价是每斤4.2元”,刘玉下意识地站在了队伍里。站了一会她又出来了,“一会去听课可以领免费鸡蛋”。

  又转了一会,刘玉和等超市班车的老人闲聊了一会,看扶梯口有人发传单,揣了一张回家,“得押老伴听课,领鸡蛋”。

  84岁的刘中敏独居在沈河区奉天街一老旧小区一间40平方米的房间里。入冬以来,住在5楼的刘中敏便再没有出过门,“我没有孩子,不想给人添麻烦,每月1600元收入够我吃饭用了。”

  11月28日,刘中敏将起床时间由7时30分特意提前了一个半小时。原因很简单,这一天老人的居家护养员会来。

  进行简单洗漱后,刘中敏扶着木头窗框盯着窗外,站了一会,回到床头坐下。随即又起来到鞋架处拿出一双拖鞋摆好,“给小朋友穿。”坐下,站起,拿鞋,除了拿东西的摩擦声,房间的主调只有安静。

  一个人的家,时间的流淌总是慢的。在屋里溜达是刘中敏打发时间的方式之一,故意放重的脚步制造出了声响,让老人自顾笑了。

  清晨6时,随着辽宁新闻前奏声,80岁的王荣起床了。收音机、三本夹着书签的书,老人枕边触手可及的两样东西。

  “辽宁新闻是6点,中央台6点半,7点新闻大视野”,从事了一辈子文字工作的王荣对新闻有着惯性的喜爱。

  收音机揣在衣兜,王荣一边听着广播,一边把自己的四个房间巡视了一遍。在客厅摆放的钢琴前停下,《送别》的曲调从指尖滑出。

  王荣家里有三样东西是不准外人碰的,她的上千册藏书,家人的照片和兰花。书柜里除了书籍外,还有一个很大的壳,“这是重机枪的”,弹壳里留存她参加辽沈战役的岁月。

  8时30分,王荣下楼取了四份报纸,2本杂志,开始了她的读报时间,“我喜欢报纸的墨香和文字的质感。”

  纸上是她一天的“工作表”:7时20分去超市——9时30分去体验馆听课——13时去商场——15时去社区——17时给老伴做晚饭。

  “听课券上规定得很明确,必须两个人去才能免费领鸡蛋。你说我要是找邻居,鸡蛋就得分出去一半,搭着工夫还没得到应有的实惠。”刘玉劝老伴配合自己。

  事前的拉锯让老两口赶到时课已经开始,这是一堂健康器械演示课,大厅里坐满了人,两人一组,以老夫妻居多。

  一个小时的课,赵宝坤听了20分钟就坐不住了。临走前他特意提醒工作人员,“我和那女的是两口子,我们是两个人来的,符合要求,发礼品时别忘了她。”最终,刘玉花了一个多小时,凭入场券领到了16枚鸡蛋。

  在午饭时间里刘玉“转”去下一个目的地,商场,这次她叫上邻居做伴,“商场搞促销,可我喜欢的一件绿色毛衣非但没打折,还贵了。”

  “社区今天下午免费检测眼睛”,同伴的一句话冲散了刘玉的坏心情。在社区查完视力刘玉问:“配花镜能刷医保不?”

  来人是老人的护养员杨晓博,一般两天来一次,“晓博是我最熟悉的人”。老人今天格外高兴,因为和杨晓博同来的还有另外一个女孩子,“小朋友你打哪来,我老太太耳背,你稍稍大点声呗!”

  三人交替的说话声音让房间活泼起来。杨晓博给老人收拾杂物时,刘中敏和另一个女孩聊得很投机,把她的“宝贝”拿出来给女孩看。

  “能来看看我老太太,就很高兴了。小朋友方便时给奶奶打个电话吧,”刘中敏送走小朋友时,站在门口直到看不见两人。

  小时工准备午饭时,王荣开了电脑。上网看了会微博,王荣开始打字,“没什么目的,就是随手打点东西,打个一两千。”

  王荣看到一个转发很热的微博,给老友打了个电话,两人就微博内容聊了好一会,“我只上网不搞微博,倒是我的一些老朋友有开的,还不时就一些问题发表评论。”

  王荣每天午后会在摇椅上小睡一会。睡前将电脑里一首歌设成循环状态,摇椅起落间,“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……”的歌声响起。

  17时刘玉准时进了家门。在工作表上的每项都挑上√后,开始做晚饭,鸡蛋炒瓜片,酸菜粉,大米饭。

  晚饭后到睡前这段时间,是刘玉一天中最悠闲的时光。看着电视,摆弄着“转”了一天的收获,和老伴时断时续聊着闲事,“你说现在的电视剧咋都爱穿越呢?”

  19时30分,刘中敏固定的睡觉时间,只看了一会电视时间就到了。只是今天没有像平常那样容易入睡。

  傍晚,一个朋友来看王荣。这个“驴友”朋友,把自驾游一路的惊险刺激记录下来,让王荣在文字上把把关,准备放在回忆录里。

  21时是王荣睡觉的时间,之前和儿子在电话里聊了一会,又看了一会书,《忠诚与背叛——告诉你一个真实的红岩》,老人最近都在读这本书。

  刘玉爱“转”,却没“转”出更多的朋友;对于独居的刘中敏而言,朋友更是奢侈品;王荣没有搬到更好的房子中去住,也是因为这样会远离现在的生活圈。

  这是沈阳老人们每天大体的生活链条,这些不同区间老人需求的重点各不相同,各自的朋友圈更是泾渭分明。

  刘玉和上世纪50年代生人些许不一样的地方,是她没有像大多数她的同龄人那样在一个单位从始至终。

  “可没承想事业企业退休工资差距那么大”,刘玉提前退休时每月工资223元,和她先前事业单位退休工资差距不小。

  刘玉虽然爱“转”,但没有转出更多的朋友来,“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度下降了。”因这个原因,她朋友圈依旧集中在家人、邻居间。

  如果硬要归纳出她的朋友圈,两天来一次的护养员杨晓博和偶尔给她捎点菜的邻居,或许可以称其为朋友吧。

  王荣除了现在住的房子外,还有一处新房子,设施比现在住房好得多。但无论谁劝就是不搬,“老伴就是在这走的,新房子没有他的味道。”

  “我生活圈子都在这儿,”王荣不愿搬走的另一个原因,“刚下来那会心理落差特别大,没着没落的。如果再没有熟悉的圈子更不好过。”

  上老年大学成了王荣舒缓情绪的出口,她把自己归结为痴迷型,“上了20多年,所有科目学了个遍,就是不想毕业,想一直学下去,学习就是晚年生活的寄托。”

  王荣将圈子里的老友们逐一盘点,“每天必看健康饮食的养生型,几家结伴而行的自驾型,和我一样对老年大学痴迷型。”

  68岁的陶桂荣的话有些代表性,“我们这一代人,从小就在单位或大杂院里长大,内心深处都藏着对共同爱好下群体活动的怀念。”

  “不去体验馆、超市,又能去哪呢?”73岁的孙才明对“社区提供的老年人休闲与锻炼设施与服务”是否满意的回答,看似答非所问。

  对“最迫切的需求是什么”问题,独居了20年的梁真张了几次嘴,“我害怕一个人在家”,跟随着话语的还有润湿的眼眶。

  如果老龄化是人生的一个经历,老人就应该有继续获得健康、保障的机会,许多老人说,在积极老龄化前“先要为自己谋划一个家”。

  世界卫生组织曾提出“积极老龄化”的概念。这是一个以提高老年人生活质量为目的,最大程度地向老年人提供健康,参与保障机会的过程。

  “我不知道什么算是积极的老龄化,在生活中不歧视老年人就不错了。”刘玉最近只要和女儿有争执,就会用“不许歧视我”唬住女儿。

  让刘玉感到受歧视的是她想花钱却花不出去。刘玉想给自己买份意外伤害保险,受益人是女儿。走了好几家,得到的答复基本一致,年龄超过60岁就不给办保险了。

  对于不时见诸报端的空巢老人事件,王荣认为,“许多老人心理健康问题是没有得到家人和社会重视所致。”

  从沈阳市民政局得到的数据,沈阳空巢老人占沈阳老年人口总数的38.7%。可以预见的是一对夫妻普遍赡养四位老人的情况比比皆是。

  “养儿防老,养儿防老。可我老了,却突然发现很难找到那个照顾我的人。”76岁的大学老师赵浦的话反映的绝不是一个老人的心态。

  辽宁省老年服务协会总秘书长,原辽宁省委党校校长侯仰德指出,“老人的经济收入,心理健康和家庭环境对积极老龄化具有特别重要影响。”

  现实环境压迫,最起码在我们面对面的百余位老人,还无法将晚年生活想得那么远,许多老人说在积极老龄化前,“先要为自己谋划一个家。”

  “一个人习惯了,集体生活住不惯。最近楼下开了个养老院是个厢房,没我这个南屋好,一个人对付吧。”这是刘中敏的态度。

  在我们固有的价值观里,将父母送去养老院,或者老人自己选择去养老院,起码在目前,还不能说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。尽管有相当一部分家庭并不具备家庭养老的条件。

责任编辑:admin

最火资讯

中国投资咨询网-中投顾问公司网站-领先的产业研究与产业战略咨询机构-投资咨询|投资网独家出品

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

手机: 邮箱:
联系电话: 地址: